巴克利:军功章有妻子一半 在南非说德语悄悄话

2022年9月30日 0 Comments

特派记者启明马尔贝拉报道 黝黑的皮肤,壮实的身材……这一切描述似乎不再属于上个赛季的射手王艾尔顿,比勒费尔德的南非前锋巴克利本赛季异军突起,德尔隆·巴克利这个名字在德国赛场上浮沉了9个赛季之后,终于响亮了起来,本赛季巴克利一度领跑德甲射手榜,半程结束后他与克洛斯以10球并列射手榜第二位。一时间,在德国媒体圈,要约巴克利的采访比约巴拉克的采访还要难。幸运的是,巴克利也应邀参加了在西班牙的马尔贝拉举行的世界任意球大赛,在他下榻的酒店,本报记者对他进行了专访。

本次世界任意球大赛于12月29日和30日两天进行,巴克利和沃尔夫斯堡的彼得罗夫作为德甲的代表参赛。29日一大早,记者就在赛事组委会指定下榻的酒店门口遇见巴克利携带妻子儿女驱车出去溜达,巴克利细心地安顿好妻子坐在车上,然后抱着他才3个月的小女儿坐上车。

12月17日刚刚和相恋了数年的妻子在比勒费尔德完婚的巴克利一提到自己的婚姻就满脸幸福:“我和我妻子是在我小女儿出生之后才决定去注册的。”

“虽然如此,我和她已相恋好些年了,坦白说,我转会比勒费尔德还是在我夫人怂恿下做出的决定——当时我已在波鸿待了那么多年,什么都熟悉了,习惯了,搬家去比勒费尔德也有很多麻烦,即使来了比勒费尔德,那个时候谁都无法预料我换了俱乐部后发展前景究竟会怎样,会好些还是会更糟。但她鼓励我尝试到德国来发展后的第一次转会,她愿意跟我一起搬家到比勒费尔德。于是我搬家了转会了,也出乎意料地取得了成功。这和她一直对我的支持是分不开的,所以我在事业感觉最幸福的时候选择了结婚。”

抱着可爱的小女儿,巴克利忍不住给记者介绍:“我女儿可爱吧?她叫莎丽·塞隆。你知道查理丝·塞隆(Charlize Theron)吗?对,就是主演《女魔头》、《巨猩乔扬》和《甜蜜十一月》的那个好莱坞女明星。我女儿要出生的时候,我们绞尽脑汁商量她的名字,可一直没得到满意的结果。有天我妻子看电视时看到奥斯卡颁奖典礼,塞隆成为第一个夺得奥斯卡奖的南非籍女演员,她就跟我说:‘我们的女儿就叫塞隆吧?’我一听这个名字很好就这么定了下来。”

说完这段故事,他还俏皮地眨动眼睛捏了捏自己的腹部:“我这里还文着我女儿的名字呢,可惜这里是酒店大堂,不然我可以展示给你看。我文上她的名字就是想告诉她:‘孩子,父亲总是和你在一起的。’”

从9年前波鸿青年队的无名小卒成为今天德甲赛场让人闻风丧胆的超级射手,巴克利一路走过来的辛酸不是一般人能够体会得到的。“德国人很保守,我是一个来自南非的足球青年,刚来的时候语言又不好,球队当然不会给我首发的机会,在波鸿待上两年后,我就想转会离开,但俱乐部又觉得我是有用的,不同意我转会离开,所以这些年下来,我一直没能专注于足球,总是被转会啦工资啦这些绿茵场之外的事所困扰。波鸿是一家很奇怪的俱乐部,训练比赛都不够系统,球员之间没有明确分工,战术打法一直很混乱,没有既定的指导思想,这也导致了这个球队这几年的浮浮沉沉。”

巴克利承认:“转会比勒费尔德终于让我有机会发挥我的个人特点:我速度比较快,控球也好,俱乐部新教练的布置也让我有空间和机会拿球,这就导致了我这个赛季的出头。”

在德国赛场征战了10年,巴克利前后只经历了波鸿和比勒费尔德两家俱乐部,这也使得他对这两家俱乐部有着足够的发言权:“怎么说呢?波鸿是一个大城市,周围又有很多别的职业球队,因此忠诚的球迷并不是很多,他们在球队1比0,2比0取胜之后才会欢呼庆祝。如果球队失利,你听到的只能是鸦雀无声。”

“比勒费尔德周围只有奥斯纳布吕肯、帕德博恩这样的低级别球队,因此他们的球迷非常忠心,球场气氛也特别好。虽然跟波鸿比起来,比勒费尔德只能算是个小乡村,但这里生活很方便,房租也极其便宜。唯一美中不足的是这里的汽油比波鸿要贵一些。”虽然已是德国球场上威风八面的杀手,但让人吃惊的是,巴克利的年薪只有区区30万欧元,难怪他要对房租、汽油费这些看似微不足道的开支还要斤斤计较。

有了巴克利在锋线的冲锋陷阵,往年总要为保级苦战的比勒费尔德在德甲上半程结束的时候,已经稳居积分榜的中游,但巴克利在谈到自己个人的目标时,还是中肯地认为:“首要任务当然是帮助比勒费尔德保级成功咯。”

当记者提醒他在天下大乱的这个德甲赛季,比勒费尔德凭借后劲完全有资格夺得一张联盟杯入场券,扮演起波鸿上赛季的黑马角色时,巴克利也不由得憧憬了起来;“也许吧?这当然是我的追求目标——在波鸿我已错过两次参加联盟杯的机会了,第一次是因为我半月板重伤,第二次就是因为转会比勒费尔德。”

至于国家队,帮助南非队打进2006年德国世界杯是巴克利理所当然的心愿:“那样我会在南非在德国都更加有名!”巴克利哈哈大笑之后提到了自己国家队队友卡内尔:“在门兴格拉德巴赫效力的他正好是左后卫,而我的位置是左路的中场,同在德甲效力的我们在南非国家队甚至也住同一个宿舍,他也在德甲踢了好几个年头了,德甲的熏陶使得我们在南非国家队左路的配合非常的默契,而同在德甲效力的另外一个好处是,我们在国家队用德语说悄悄话,没有其他人能听得懂我们在说什么。”

南非前国脚马克曾在重庆隆鑫等队效力过,当记者跟巴克利提到马克这个名字时,他的第一反应却是:“马克·费什吗?他去中国踢球了,我怎么不知道啊?”一脸茫然的巴克利终于弄清楚了此马克非彼马克的时候,才恍然大悟:“哦哦哦,我还以为你说的是南非的现役国脚呢,原来你说的是马克·威廉斯啊?就是没有门牙的那个吧?”巴克利几个指头捏在一起指着门牙说,“哈哈,听说他还是在中国赛场撞掉的呢!”

“那么有机会的话,你是否愿意去中国赛场效力呢?”“为什么不呢?我去过韩国、日本和中国香港,那里都非常漂亮,我很喜欢亚洲。”巴克利还忍不住称赞了亚洲的球迷:“在汉堡踢客场的时候,我总能看到有很多日本球迷挥舞着大旗不断地在为高原直泰呐喊助威,他们真是太疯狂了。”

对于即将在球场上和自己展开任意球较量的申思,巴克利祝愿他和自己都能进入第二天的决赛,巴克利同时还透露:“虽然我在队里并不负责主罚任意球,但为了这个比赛,我已准备了一段时间了,甚至在平时球队训练结束之后,我都会特意留下来进行任意球的专项训练。”

不过任意球的确不是巴克利的强项,在29日晚上的初赛中,巴克利除了第一脚罚进之外再无建树。中国球员申思尽管也只打进一个球,但那个进球在当晚最为精彩,申思得以进入30日的决赛。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